普惠农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畜牧专栏 > 解析“担保鸡”(下)

字号:   

解析“担保鸡”(下)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年11月27日 15:00

  纵观无棣、平度等地悄然兴起的“担保鸡”,不难发现:这种农业产业化的新模式带来的良性效应是多方面的,可以概括为“四化建设”。“四化”即规模化、标准化、信息化、科学化。

    有规模才有规模效益。散养为主的养殖方式,管理粗放,效益低下。六和那么大的一家龙头企业,无法直接面对成千上万的散户。 于是大量中间商应运而生。 种苗、饲料、兽药,都是六和生产厂家批发给中间商,中间商才赊销给养殖户。

    “ 担保鸡” 推开后,无论放鸡苗还是送饲料,都以现代物流的方式配送,省却了中间商这一道环节,也就可以把原来属于中间商的一大块利润让渡给养殖户。比如一吨饲料中间商就有 150元的加价,还有厂家 50元的返利,饲料物流配送以后,由包装改为散装,一吨还能节省25元—30元。

    王清河是无棣县第一个养“担保鸡”的专业户。他算了这么一笔账:他有 10栋标准鸡舍,养一茬鸡,和散户向中间商赊销饲料相比,节省17万元,扣除3万元的贷款利息,也还节省14万元,平均每栋一茬鸡节省 1.4万元。一年6茬鸡,不难算出仅此一项给他增加的收入是多少。

    就六和现有饲料和种苗的生产规模,取消中间商以后,让养殖户净增加5个亿的收入不成问题。那为养殖业立下汗马功劳的中间商失业以后,出路又在哪里呢?从平度的情况看,“担保鸡”养的最多的往往就是原来的中间商。

    中间商用过去为养殖户垫付的资金做本钱,建设标准鸡舍,带头养“担保鸡”,收入比当中间商还可观呢。而且钱来得快,出栏一茬鸡,纯利润就立马到手,再不用像过去那样为要回赊销给养殖户的饲料钱、鸡苗钱跑断腿、磨破嘴了。

    标准化是与规模化相伴而生的。“担保鸡”出自标准化鸡舍,整个生产流程都是可控的,自然出的都是“标准鸡”,解决了人们普遍担心的药物残留问题,从源头上保障了食品安全。所以“担保鸡”成了麦当劳、肯德基和一些高档酒店的抢手货。

    从这个意义上说:六和担保公司岂止是在为养殖贷款作担保,不也是在为消费者餐桌上的食品安全作“担保”吗?震惊全国的“三鹿奶粉”事件后,人们发现牛奶行业那么多企业卷入其中,就不能简单地将这一事件仅仅看做是经理人的道德问题了。要是奶牛业有类似“担保鸡” 这样的保障机制,还会出现有毒奶粉伤害婴幼儿这样的惊天大案吗?

    信息化一直是农村经济的盲点。在千家万户散养的状况下,养殖业信息化程度极低。 别说全国、 全省,就是一个县,一个乡,甚至一个村,究竟养多少鸡,谁能说得清? 2007年下半年闹猪荒的时候,统计部门一度成了为人诟病的部门。“十圈九空”的时候,统计表上的生猪存栏量还在有增无减。

    “担保鸡” 就不同了。 打开六和金融担保服务中心的信息系统(数据库),大到一个省,一个地市,一个县,小到一个村,一个养殖户,都有一套完整的养鸡档案。“担保鸡”一共有多少存栏量,每一批进多少鸡,出多少鸡,卖多少钱,用了多少药,吃了多少料,成活率多高,料肉比多大,各种数据应有尽有,一应俱全。

    这就为国家调控食品行业市场提供了精确依据。以养殖为主业的地方,农民收入也一是一,二是二,实打实了,这也为国家及时调整农村政策,破解“三农”难题提供了可靠的依据。

    科学养殖提了多少年,但在以散养为主的情况下,农户哪里方便哪里养,庄头村口,甚至村里闲置的庭院,随处可见鸡飞鸭跑的养殖场,设施简陋,臭气熏天。环境严重污染不说,还加剧了人禽交叉感染和疫情传播。何谈科学?

    “担保鸡”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。标准鸡舍必须建在离村庄1公里之外的地方;鸡舍与鸡舍之间,鸡场与鸡场之间,必须按相关要求规划布局;鸡舍棚体必须按一定标准和尺度建设;设备安装配置达到温度、湿度和通风量的要求……诸多规范,一项都不能少。

    环境污染和疫情由此得到有效控制不说,还能变废为宝。比如鸡粪,拉鸡的车一走,拉鸡粪的车就开上门来,卖做肥料,又可增加一笔额外收入。

    “担保鸡”大发展的一年,也是六和突飞猛进的一年。 2008年,在整个行业渐入低潮的情况下,六和集团逆风飞扬,销售收入由上一年的196亿元猛增到320亿元,一举成为全省最大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,在大企业星罗棋布的青岛,跃升为海尔、海信和青钢之后的第4大企业。

    现在,六和设在全省7个县市的担保公司,注册资本加起来已经达到1亿了。按目前贷款额放大 6倍计算,可以为养殖户担保6个亿的贷款,一年6茬鸡,循环6次,累计贷款就是36个亿。六和金融担保服务中心总经理宫秀兰推算:如果我们有 8亿元的注册资本,就可以让目前全省一年出栏的15亿只肉食鸡全部变成“担保鸡”。

    按照六和“担保猪”的模式推而广之,只消80亿元的担保注册资金,就可以扶持起50万家、每家年出栏1000头的家庭养猪场,把目前全国年出栏量5亿多的生猪全部变成“担保猪”。类似养猪业大起大落,城里人吃不到放心肉,药残超标出口被退货,养殖户亏本等问题……不就可以从机制上一揽子解决了吗?

    众所周知,近几年各级政府为保障城镇居民菜篮子供应,加大了对畜牧业的支持力度。仅生猪补贴一年的财政支出就有几十亿元之多。从执行的情况看,效果并不理想。补贴名目繁多,信息采集成本和发放成本极高。

    仅生猪补贴就有肥猪补贴、 老母猪补贴,还有公猪补贴。要摸清猪源,让补贴准确到位难上加难!以至出现了为了多拿补贴,老母猪被赶来赶去从这个村到那一个村的咄咄怪事。何况就算是补贴到位,一头仔猪 10来块钱,一头母猪几十块钱,这样的补贴等于撒芝麻盐,对稳定生猪生产也无济于事。

    倒不如把畜牧业补贴资金集中起来,作为资本金,和龙头企业合资成立六和这样的养殖担保公司,支持规模化、标准化的养殖业呢。 政府通过扶持担保公司,不仅破除了农民信贷的屏障,也变财政支农资金一次性使用为滚动性使用,变行政行为为市场行为。从六和担保资金的运作状况看,这笔钱不仅不会像财政补贴那样有去无回,而且年年增值。

    养殖业可以搞“ 担保鸡” 、 “ 担保猪”,种植业、林果业能不能搞“担保菜”、“担保果”呢?

    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的回答是:完全可以!

    2008年元旦,在北京密云的大山深处,朱新礼与记者作竟日长谈。他向记者吐露心曲:从走出家乡沂蒙山的那一天起,他就一直怀揣一个梦想,把全国千百万散兵游勇般的果农组织起来进行社会化大生产,以汇源领航“果树王国”。

    一年多的时间,汇源陆续在我省的乐陵和湖南怀化、山西右玉、吉林舒兰、安徽砀山、 江西南丰、 辽宁锦州投资建设无公害水果基地,开始打造资金链和产业链,连接起400多万亩优质果园。

    2008年8月,当朱新礼力排众议,毅然决定把汇源卖给可口可乐的时候,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这位质朴的沂蒙汉子的执着追求呢?如果朱新礼投身果业如愿以偿的话,他对国家、对农民的贡献一定会比创办10个汇源还要大得多! 

所属类别: 畜牧专栏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